漂亮女大学生掉进“连环骗局”

年轻漂亮的小蔚(化名)两年前大学毕业后,一直没找到称心的工作。前不久,她在杭州遇到了一位自称是来自香港的大老板,并被其“公司”录用。谁能料到,这竟然是一伙骗子为涉世不深的她设下的圈套。单纯的小蔚被骗去两年多来辛苦攒下的4万多元积蓄,身心受创。

  前天下午,在海曙公安分局鼓楼派出所,小蔚向民警哭诉了自己的遭遇。

  邂逅“香港大老板”

  
来自外地的小蔚两年前在杭州的一所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杭州。两年过去了,小蔚一直为找不到一份称心的工作而发愁。大约在20多天前,她又来到杭州的一个人才招聘会上找工作。

  谈了几家后,她觉得都不是很适合自己。正在失望之时,一位派头十足的男子拦住了她,这位男子操着广东口音非常有礼貌地对小蔚说,他是香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,他们公司想在内地求发展,需要招聘大量有气质有才华的员工。他说他在招聘会上已经注意她很久了,发现她很符合他们公司用人的标准。在经过一番简单交谈后,该男子递给了小蔚一张名片,上面印着:香港某集团公司总经理———李×。

  见小蔚有点心动,“李总”在要了一份小蔚个人简历后说,如果她愿意到他们公司工作的话,等他回香港与公司其他经理商量后再通知她。

  一周后,“李总”给小蔚打来了电话,说他又来杭州出差了,并告诉小蔚说,经他向公司人力资源部推荐,公司已基本上同意接受小蔚到他们公司工作。在“李总”的盛情邀请下,小蔚来到“李总”住的一家五星级宾馆。当晚,“李总”请小蔚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随后又带着小蔚去高档歌厅听歌。

  绵羊送进色狼口

  
过了一个多星期,小蔚又接到了“李总”从上海打来的电话,说她“正式”被公司录取了。“李总”告诉她,目前公司正与台湾的一家公司洽谈合作事宜,准备在宁波投资一个项目,他几天后从上海赶到宁波,要她届时到宁波与他会合。

  1月23日下午,小蔚从杭州赶到宁波一家大宾馆与“李总”汇合。见面后,“李总”从一个密码箱内取出一万元钱扔给小蔚,让小蔚拿这些钱先将自己打扮一下,说是给台湾客人们留下一个好印象。小蔚对“李总”的关怀受宠若惊。随后,两人又一起吃了晚饭。当晚,在宾馆里,面对“李总”的一番“真情表白”,小蔚终于没能把持住,将自己彻底献给了“李总”。

   第二天早上,小蔚被推醒。“李总”告诉她,台湾客人打电话给他,让他先过去一下,有事的话他会来叫她的。上午10时许,小蔚接到“李总”的电话叫她到市区的另一家大宾馆。走进房间,除了“李总”外,还有另外两个男人。“李总”介绍说,戴眼镜的那位就是“台湾老板”,另一位是自己手下的副总经理。

  两年积蓄被骗光

  
“台湾老板”和“李总”的手下正在玩牌,出手都很大,不一会儿“台湾老板”就输了10多万元。看到小蔚在一边没事,两人热情地邀请她一起玩玩,小蔚连连拒绝。这时,“李总”很体贴地对小蔚说,玩一下吧,赢了钱算你的,输了我来付,就这样小蔚也一起玩了起来。

  玩了一会儿,小蔚居然赢了7万多元。在“李总”的提醒下,大家准备谈“正事”了,然而,当“李总”要求“台湾老板”将输给小蔚的钱付清时,“台湾老板”却说,付钱可以,但按他们那边赌博的规矩,要查看一下小蔚带了钱没有,不然的话,不是明摆着来骗他的钱吗?

  小蔚连忙将前一天“李总”给的一万元拿了出来,“台湾老板”不屑一顾:这怎么够!此时早已没有了防范的小蔚竟来到附近的银行,取回了自己两年多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4万多元。不料,“台湾老板”仍说不够,说:“赢了我7万多,你也必须拿出相等的钱让我看,我才能付钱。”

   一筹莫展的小蔚本想说就拿5万元算了,可“李总”不干了,他一定要“台湾老板”将输的7万多元付清。为此,他对小蔚说,“我们一起回宾馆,我的密码箱里还有钱,这里让我的副总经理照看着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

  当小蔚和“李总”急忙回到宾馆时,“李总”突然说,密码箱的钥匙还在“副总经理”那里。于是,他立即打电话给“副总经理”,让他快将钥匙送回来,但“副总经理”在电话里说,他必须在那边照看着钱,不能脱身。此时,“李总”只得“无奈地”让小蔚将钥匙取回,自己在宾馆等她。

  最后的结局可以想像。当小蔚急急忙忙赶到“台湾老板”住的宾馆时,服务员告诉她,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在他们走后就退房离开了。而等她连忙赶回自己住的宾馆时,哪里还有“李总”的影子,连自己放在宾馆里的一个皮包和手机也不见了。大梦初醒的她这下慌了,连忙来到鼓楼派出所报案。

  接警民警迅速来到小蔚所说的两家宾馆调查,结果发现那些登记时所用的身份证全都是假的。